认知语言学本质上反对语言学固有传统

2013年12月16日 10:12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3年12月16日第537期 作者:王馥芳 浏览: 我要评论 字号:

【核心提示】知语言学的学科本质是“理论反动”性质的。它是在反对诸多语言学固有传统,尤其在反对客观主义、生成语言学和形式逻辑学的基础上发展而来。

知语言学的学科本质是“理论反动”性质的。它是在反对诸多语言学固有传统,尤其在反对客观主义、生成语言学和形式逻辑学的基础上发展而来。

认知语言学的兴起是20世纪语言学领域的一件大事。作为一个有着广泛理论基础的语言学新范式,其不仅给语言和认知研究提供了崭新的研究视角,而且让我们有机会重新审视诸多传统语言研究的理论贡献、理论适用性和理论局限性。深入探究认知语言学兴起的理论动因,有助于在语言学既有传统的理论背景下理解其理论精髓以及面临的问题和挑战。

认知语言学兴起缘于学者对意义研究普遍不满

意义始终是认知语言学的核心议题,其指导性假设是:意义来源于语言使用,是基于人类经验基础之上的一种语言概念化活动。因此,在认知语言学看来,语义学与语用学没有原则性区别,两者同属于“语义域”。认知语言学发展到今天,已成为一个以意义认知研究为基础的广泛的学术运动。当今它是建立在认知语义学基础之上的一门研究语言、大脑和社会—物理经验之间密切关系的、具有多学科交融本质的较新学科。

认知语言学兴起的理论背景,是学者们对当时意义研究状况的普遍不满。在其兴起之前,意义研究要么被完全排斥在语言学研究之外,要么完全是“平面化”研究。后者的实质是指“意义对应论”(即把意义等同为某种对等之物)或者“意义替代论”(即把意义等同为某种内在的替代物)视角下的意义静态研究。主要的“平面化”意义研究有四种形式。

其一,意义客观论,即把意义看成是客观世界的直接对应物,如把意义等同为语词所指称的客观事物、指称、客观范畴、客观本质、客观关系等;或者把意义等同为证实性,证实性原则,意义的“真值”条件、充分必要条件或某种天然的前提条件等客观本质、特征或者属性。

其二,意义语言系统内指论,即把意义看成是语言系统直接内指的结果,如把意义等同为能指、定义、命题、同义词等。

其三,意义语言系统外指论,即把意义看成是语言系统直接外指的结果,如把意义等同为功能、使用、外部关系、互动关系等。

其四,意义观念论,即把意义看成是某种内在的且天然地与语词相联系的意念、概念、观念或想法、解释、语义特征本质、意象、联想等。

上述几种意义理论的共同特征是,意义被静态化为某种天然地与语词相对应或相替代的外部或内部本质特征或属性,忽视了意义的不确定性、即发性、实时建构性和动态流变性。

认知语言学兴起与生成语义学、认知科学有关

导致认知语言学兴起的直接理论动因主要来自两方面。

第一方面,生成语义学的兴起撼动了生成语法的形式研究基础,而认知语言学的早期理论基础就是生成语义学。“语言理论中意义的作用”是一个经典命题,不同语言学流派对这一命题的解答各有不同。在生成语法中,语言是一个“自治”系统,不受其他认知过程的影响,且意义对形式的作用微乎其微,即语义不影响语言形式。生成语义学家则对此持完全相反的意见,认为意义无所不在,且意义促发所有的语言结构,即语义和语言形式密不可分,语义影响语言形式。Bernárdez认为,生成语法对意义的排斥导致了认知语言学的产生。

事实上,除了生成语言学排斥意义研究之外,其在方法论上的缺陷也是导致生成语义学家背离生成语法传统的理论动因。其一,标准的生成理论在句法和词库两个层面实施“非一统性”方法论:句法是严格按照短语规则的转换来处理和生成的,但如Greenberg 所言,“词库本身却不是按生成方式来处理的,而是被看作一套没有秩序的词目。对这种情况的不满产生了企图建立所谓生成语义学的各种尝试”。其二,Lakoff等生成语义学者观察到语言除了“规律性”现象之外,还存在大量的“不规律性”现象。而这些“不规律性”现象是生成规则所无法解释的,它们属于被生成语法所排斥的“意义”范畴。其三,生成语法不但对核心语法之外的语言现象解释乏力,且它把语言使用也排除在研究范围之外。

第二方面,来自跨学科研究,特别是来自认知心理学和完形心理学等认知科学的新证据和新成果,促使生成语义学家们深刻反思和批判客观主义、生成语法和形式逻辑学的理论基础,从而促使他们转向意义的经验主义研究路径。Newmeyer认为,认知语言学“代表生成语义学的升级,它摒弃了具有生成驱动特征的形式主义,且对认知心理学的某些新成果非常敏感”。就学科属性而言,认知语言学是跨学科性质的,“虽然其起源本质上部分地是哲学的,认知语言学一直深受兴起于20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的其他认知科学理论及其发现的影响,特别是认知心理学”。

认知语言学的最初阶段可以追溯到20世纪70年代中期。关于认知语言学兴起的理论动因,其理论奠基人之一George Lakoff教授在接受John Brockman采访时,把它归因于对跨学科研究新成果的借鉴和吸收:“1975年,我接触到各种认知科学的一些基本研究成果,这些成果共同指向一种大脑体验理论。色觉的神经生理学研究、原型和基本范畴、Talmy对空间关系概念的研究、Fillmore的框架语义学等成果让我明白,生成语言学和形式逻辑学研究整体上是没有希望的。我开始和Len TalmyRon LangackerGilles Fauconnier一道,创立一种新的语言学理论——一种和认知科学及神经科学相融的学科,它被称为认知语言学,目前,这一学科的研究方兴未艾。”

通过动因分析可以看到,认知语言学的学科本质是“理论反动”性质的。它是在反对诸多语言学固有传统,尤其在反对客观主义、生成语言学和形式逻辑学的基础上发展而来。到目前为止,认知语言学范式中各种理论框架如Geeraters所言,“不是,也还没有统一于某一明确界定的理论中的某一条共同规则”,但它们本质上是相容的,统一于一个共同的理论兴趣:致力于解释语言和认知能力之间的密切关系。

(作者单位:北京外国语大学外国语言研究所)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在线


Loading

订阅

新闻邮件

欢迎订阅中国社会科学新闻邮件产品

注册为会员可免费享受更多新闻邮件

报刊
  • 中国社会科学报
  • 中国社会科学
  • 《历史研究》
  • 《中国社会科学英文版》
  • 《国际社会科学杂志》
  • 《中国社会科学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