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学术坚守中保持“冷门专业”生命力

“一个人的毕业照”引发的思考

2014年06月27日 07:06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4年6月27日第613期 作者:本报记者 陈叶军 郝日虹 浏览: 我要评论 字号:

【核心提示】专业的“冷”和“热”,反映了社会的选择和市场的需要。那么“冷门专业”是否需要坚守?如果答案是肯定的,又该如何坚守?

不久前,北京大学古生物专业学生薛逸凡发布的“一个人的毕业照”,引发了社会对于冷门专业的关注。随着各地高考成绩的揭晓,填报志愿选择专业成为摆在学子与家长面前的现实问题。面对日益严峻的就业压力,就业前景成为学子和家长首先考虑的因素。基于这种考虑,金融、建筑、计算机、通信、外语等专业往往受到青睐;古生物学、古文字学、简帛学等“冷门专业”,让大多数人望而却步。

专业的“冷”和“热”,反映了社会的选择和市场的需要。那么“冷门专业”是否需要坚守?如果答案是肯定的,又该如何坚守? 

世俗化、功利化导致专业“冷热不均”

 理性审视“冷门专业”是否需要或值得坚守,首先要弄明白为何会出现专业的“冷热不均”。北京大学地球与空间科学学院副院长刘建波认为,“冷门专业”大致可以分为三种类型,“一种是高考生不愿报考、大学生也不愿学习的比较‘艰苦’的专业;一种是社会需求较小且不被社会公众熟知的专业;再一种是被归入‘无用’行列的基础类型的专业”。

实际上,这种分类方法也道出了为何某些专业会“备受冷落”的深层原因。华中师范大学教育学院教授王俊解释说,所谓“艰苦”,是因为专业知识复杂深奥,往往需要过人的智力、能力和毅力才能研习,导致报考人数寥寥。当然,在大多数人的眼中,对专业冷热的判别主要还是依据社会需求和就业形势。社会需求量大、易于就业的肯定会受到社会热捧。反之,则受到冷落。此外,由于某些世俗化、功利化的“浸染”,与权利和利益中心的远近,也成为影响专业冷热的因素之一。

值得深思的是,在当前巨大的就业压力之下,一些“冷门专业”往往因为人才稀缺,整体就业率反比“热门专业”好很多。但这并未激起人们投身其中的热情,反而出现了一些质疑的声音,觉得开设这类冷门专业是对教育资源的浪费,没有必要。

在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部教授林杰看来,这种看法显然是站不住脚的。他告诉记者,“冷门专业”就读学生少与教育资源是否浪费之间,没有必然联系。反观“热门专业”,如果培养出数量众多却又无法与社会需求相“匹配”的学生,导致学非所用,才是真正的浪费。 

“冷门专业”事关学术传承与创新

谈及“冷门专业”的存在价值,中国人民大学教育学院教授周光礼道出了其中的真谛:人类所有的知识都是有价值的。从学术传承和创新的角度看,“冷门专业”有其不可替代的存在价值,对当前大学在某种程度上流行的功利主义也具有警醒意义。

    林杰说,任何一个国家或任何一个时代,大学的专业设置都应该有“长线”和“短线”之分。能够紧随社会发展、顺应市场需求的“热门专业”固然重要,但也不能因此忽视那些事关学术传承和创新的“冷门专业”的存在价值。

多年从事古文字研究的武汉大学历史学院教授罗运环对此深有体会。他告诉记者,从事古文字研究的要求很高,需要一些特殊的知识储备。比方说辨识一个字有多少个形体,就得经过至少2—3年专门训练。在很多人眼中,成天和古文字“打交道”不仅晦涩,也着实枯燥,所以自愿投身其中的人少之又少,罗运环对此表示理解。然而,他更看重古文字学之于古籍文献整理的意义。 

“那些埋藏在地下的古籍既是古代文化的结晶,也是珍贵的文化遗产。其对于文史哲研究,甚至自然科学研究都很有价值。将这些珍贵的资料整理出来,让它们继续传世是很有必要的。”罗运环说。

在刘建波看来,虽然古生物学通常被认为远离经济和社会需求,但作为一门基础学科,其为相关学科的发展夯实了基础,并能在勘探、开发矿产资源等国民经济建设中作出重大贡献。刘建波表示,“如果大学单单关注社会需求,特别是将当前社会对于‘职业性专业’的热捧和对‘基础性专业’的忽略当作社会需求并予以放大,将对今后中国的发展产生不利影响。”

大学不仅要对基础性“冷门专业”进行学术传承,还要对那些颇具特色和有着较大发展前景的个性化“冷门专业”给予一定生长空间。因为其很可能成为一个新的学科生长点或产业创新点。林杰说,“慈善专业就是一个较好的例证。随着我国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越来越多的人愿意从事慈善事业。然而,囿于当前从事慈善推广和代理的专业人才有限,我国慈善事业的发展受到了很大限制。倘若能够培养出这方面的专业人才,加入到我国慈善事业的运营管理中,对于中国慈善事业的发展是不无裨益的。”

需要强调的是,呼吁对“冷门专业”的学术坚守必须基于合理的考量。王俊表示,虽说不能让社会需求、经济效益、就业率成为专业“或存或亡”的唯一标准,但是对于某些社会需求不高、市场前景不好、就业率成问题且学术研究价值也不大的“冷门专业”而言,经过全面、理性评估后,还是可以考虑撤消的。

“冷门专业”培养模式要与时俱进 

受访学者认为,“冷门专业”的坚守、建设和发展,有赖于国家、社会以及高校的齐抓共管。林杰表示,由于“冷门专业”的保留与取消涉及高校专业设置权限问题,所以处理好高校、市场和政府三方之间的关系非常重要。中央和地方政府应出台相关政策,保护支持那些对国家战略发展和文化传承不可缺少的“冷门专业”;还可以把专业设置、招生计划等权限适当下放。高校也应负起责任来,要立足长远,真正培养能学以致用的“冷门专业”人才。高校要结合自身层级和类型,实事求是地决定是否保留“冷门专业”。从国际经验比较和我国高等教育发展现状来看,现阶段,“冷门专业”比较适合放在重点高校。因为无论是教学资源还是文化传统,重点高校都比较有优势。

刘建波则建议,“冷门专业”的培养模式要与时俱进,需在原有学科基础上,考虑与相关学科形成新的交叉点或跨学科领域,以此保持其发展活力。以古生物学为例,现代的古生物学只有进一步将地球科学和生命科学交叉、融合,才能保持学科发展的活力,为相关学科发展提供重要驱动力,同时带动专业发展,使培养的人才与社会需求保持同步。

“完善‘冷门专业’培养模式,需坚持开放性思维,让人才培养与社会环境保持一种松散耦合关系,即大学的人才培养不能脱离社会实际和社会需求。”周光礼说,高等教育包括两个部分:一种是指向人的灵魂和精神世界的教育,一种是指向职场和获取谋生技能的教育。前者是向内的教育,后者是向外的教育。任何大学、任何专业的教育都包括这两个方面,取消或保留“冷门专业”,要从这两个维度综合考虑。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在线

责任编辑:常畅

Loading

订阅

新闻邮件

欢迎订阅中国社会科学新闻邮件产品

注册为会员可免费享受更多新闻邮件

报刊
  • 中国社会科学报
  • 中国社会科学
  • 《历史研究》
  • 《中国社会科学英文版》
  • 《国际社会科学杂志》
  • 《中国社会科学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