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拉里的阴谋?美国对开罗的影响下降

2012年07月16日 15:07 来源:《时代》 作者:刘晋/编译 浏览: 我要评论 字号:

 

 

在这个国家有史以来的第一次民主选举中,埃及人上个月选举了自己的总统。然而,希拉里访问开罗所遇到的事情可能并非如她一直以来预期的那样。在她对这个阿拉伯世界最大国家的两天访问中,希拉里发现,阿拉伯人怀疑她存有某种阴谋。希拉里会见的一些民间团体领导人和活跃分子——也包括那些拒绝与她会面的人士——认为,美国曾声称支持穆巴拉克的独裁政权,现在却支持伊斯兰教的穆斯林兄弟会。周日会见这位国务卿的一名埃及裔美国基督教徒甚至援引了共和党国会议员米歇尔·巴赫曼的言论,该人认为奥巴马政府正在秘密地支持穆斯林。
 
尤瑟夫·思德霍姆,著名基督教活动分子和报纸编辑,参与了周日埃及基督教领袖与希拉里的会面。他解释道:“他们有自己的关切,并且对美国政府过去几周的行为感到愤怒,美国政府的行为显示,它默许埃及伊斯兰政治势力的兴起。”穆斯林兄弟会的穆尔西六月当选为总统,这使得基督教少数以及许多世俗主义者越来越担忧,伊斯兰主义将在埃及兴起。思德霍姆说,希拉里在周日的会面中安抚道,美国没有,也不会支持任何政党。
 
然而,埃及人认为,大众革命结束了美国盟友穆巴拉克在埃及长达30年的统治,这之后的18个月中,美国一直试图对埃及的形势加以控制,埃及的政治浑水正变得越来越深。上个月的总统选举将穆尔西,这个曾经被禁止的穆斯林兄弟会官员,推上了这个国家的权力宝座。自此以后,穆尔西与那些未经选举的将军们之间的权力争夺持续至今,这些将军在穆巴拉克下台的时候掌控了权力,并不愿意完全交出他们的权力,这加剧了埃及的政治斗争。
 
周日,一名美国官员向《时代》透露,由于穆尔西还没有任命内阁成员,埃及政府中不存在与希拉里相应级别的官员接待她,希拉里的随从又卷入到了埃及持续不断的权力斗争中,她对这个国家选举后的首次访问遭到了不少挑战。另一位官员说,目前的状况是,甚至还不清楚——即便在军事领导人和政府领导人中——到底哪些人才是决策者。
 
埃及人长期以来一直都在散播各种阴谋论,用以掩盖这个腐败的政府内部那些不透明的行为。他们对美国人的疑虑只是在过去的十八个月中才产生的,在这个十八个月中,美国官员一方面在埃及推动民主,一方面寻求那些未经选举的政治派别保证尊重美国的利益,尤其是埃以和平条约。一月份,埃及起诉了美国的几个著名非政府组织,致使美国威胁停止给予埃及的13亿美元年度军事援助,美埃紧张关系达到了新的高潮。然而,这些威胁最终没有兑现——尽管非政府组织的危机还没得到解决,军方强化了自身的权力,而不是让渡这些权力——这只会加强这些将军们的自信,并且给了美国人当头一棒:美国在埃及的影响力正在消退。
 
可能是意识到了这个事实,希拉里访问期间对军方的语气和上个月国务院的声明相比明显缓和了许多,当时埃及的将军们解散了选举产生的议会并夺取了立法权。周六与穆尔西总统会晤之后,希拉里向媒体表示,美国将会继续“全力”支持埃及“向文官政府过渡”,她同时表示,将会有10亿美元的债务减免。然而,她在军方最近的夺权行为中用语谨慎:“围绕议会和宪法的问题,必须由埃及人自己解决。”
 
人权组织声称,过去的十八个月中,埃及军事委员会已经将100人送上军事法庭,并不断暗示将对那些抗议者采取暴力手段。活跃分子声称,只要军方在埃及政治中的角色不加以转变,这些虐待就将继续发生。然而,目前还不清楚,在周日与埃及武装力量最高委员首脑菲尔德·坦塔维的会晤中,希拉里是否提出了这些问题。国务院的一名高级官僚仅仅透露,两人讨论了埃及的过渡,坦塔维“与穆尔西总统持续的对话”,少数族裔的权利以及奥巴马政府提出的援助。
 

    在周六的评论中,希拉里称赞埃及武装力量最高委员会“在革命中代表了埃及人民,与叙利亚的情况完全不同,那里军方正在谋杀自己的人民。”这一对比引来了抗议,“谢天谢地,他们还没屠杀儿童!”。或许埃及最高军事委员会应该回应:“多谢你们没有侵略我们!”然而,当希拉里离开埃及前往以色列时(她这次环球访问中的最后一站),美国官员让人觉得他们没有办法对埃及的政治状况施加多少影响。国务院的一名高级官员强调,希拉里在所有的会晤中传达出的信息是,“只有埃及人可以选择他们自己的领导人”。“我们没有支持任何候选人,任何政党。我们所支持的是向民主文官政府的全面过渡。”

 

延伸阅读

 

希拉里会见埃及新总统 希望埃军方退出政坛

 

希拉里会晤埃及军方最高领导人 敦促与新总统合作

责任编辑:焦兵

Loading

订阅

新闻邮件

欢迎订阅中国社会科学新闻邮件产品

注册为会员可免费享受更多新闻邮件

报刊
  • 中国社会科学报
  • 中国社会科学
  • 《历史研究》
  • 《中国社会科学英文版》
  • 《国际社会科学杂志》
  • 《中国社会科学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