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媒介模糊生活与艺术的边界

出现“日常生活审美化”和“审美日常生活化”

2013年12月16日 09:12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12月16日第537期 作者:本报记者 张清俐 浏览: 我要评论 字号:

本报记者  张清俐

 

从“蒙娜丽莎的微笑”到“阿凡达”引起的视觉震撼,艺术从单一媒介形式进入媒介技术威力被空前强调的时代,各种新媒介技术与手段对传统艺术的冲击,既丰富了艺术的表达形式,也引发了学界对于艺术本体的思考。什么是艺术?谁才是真正的艺术批评家?当代艺术史应如何书写?

 

新媒介技术带来艺术新样式

 

媒介是艺术表达的主要手段。在人类艺术发展史上,媒介经历多次变革。“一方面,技术大发展为艺术带来挑战和机遇,比如照相机的发明改变传统绘画局限于写实的风格,出现了印象派绘画。另一方面,艺术家也利用新技术、新材料、新媒介来感知世界,探索艺术的边界、艺术的可能性。”山东大学品牌与传播研究所所长李克表示,新技术为新媒介艺术的产生提供了物质技术基础,促使新的艺术种类和艺术形式产生。

20世纪90年代中期之后,国内艺术界“架上”与“非架上”的争论盛极一时。中国美术学院艺术人文学院副院长孔令伟介绍说,“架上”艺术通常指绘画和雕塑等传统艺术;“非架上”艺术主要指以装置、行为、录像和照片为外在形式的观念艺术,以及后来的电子虚拟影像艺术。

在艺术生产上,“非架上”艺术样式层出不穷。“与传统架上绘画相比,当代艺术生产在手段和观念上确实已经发生了诸多变化。这种变化导致的一个直观表象便是艺术作品本身的模样失去了往日的质的规定性。”浙江大学人文学院艺术学系主任黄厚明举例说,艺术作品可以是一幅画,也可以是一件普通的物品,甚至是随便什么垃圾或废弃物。

李克认为,新媒介艺术改变了艺术的存在方式,艺术的传播范围也空前广阔,出现了“日常生活审美化”和“审美日常生活化”。生活与艺术的边界变得模糊了,现实世界与虚拟世界是交互的,从而改变了人们认识世界的方式和生活方式。

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传播学系副教授祁林认为,配合新媒介技术的艺术大规模传播催生了艺术批评的“草根”人才,形成了和专业艺术批评家并存的民间艺术批评家。“这是一个人人都可能成为艺术批评家的时代。”

新媒介是把双刃剑

 

新媒介艺术简单复制、迅速传播的特性极大降低了艺术作品的神秘感。很多人质疑到底什么是艺术,艺术该不该有底线?“每一次新风格、新材料的引入都会导致新的艺术价值认同障碍。”孔令伟表示,“架上”与“非架上”之争盛极一时,随后,各类新艺术在“实验艺术”的名目下得到了统一,“架上”和“非架上”艺术最终相互包容。

黄厚明认为,艺术作为人类表达思想的智性方式,旧有的视觉经验被新的视觉经验取代,只会丰富和拓展艺术智性模式的表现形式和表现手段。李克表示,艺术的价值在于它是对当时当地历史文化、环境、情感、观念、思想等的综合体现,是人本身及人性的表达和心灵的体现,只要艺术的价值不变,艺术就不会终结。

在祁林看来,艺术最大的功能是把人类引导到更理想的理念世界。从这种角度看待艺术,一方面多元的媒介手段使得塑造理想世界的能力更强大,这对于艺术表达方式是一种巨大革命,扩大了人类的想象力;另一方面,当一些艺术家通过新媒介使人类想象力迸发到极致,大多数人则被这种新媒介时代的艺术家及其背后的创造机制、产业机制所约束。“这如同一把双刃剑的效用。”祁林说。

 

艺术史研究维度得到拓展

 

艺术的神秘感被“祛魅”,进入到一个没有大师和伟大艺术作品的时代,这也给艺术史研究和艺术批评带来了挑战。

“为了反映艺术发生的变化,新媒介时代的艺术史意味着从艺术大师史和伟大艺术作品史变成艺术生活方式的历史。”祁林表示,但这是艰难的任务,因为大师和作品经过历史的遴选,脉络清楚。而目前我们很难确定一部表征我们这个时代的伟大艺术作品。

“事实上我们应该看到艺术史研究的维度在这个时代得到了拓展。”黄厚明认为,传统“美术”标准的权威性与“艺术品”的精英特质受到挑战。

李克表示,应改变过去艺术的器物史的研究方式,从生活方式、技术发展、艺术接受史和文化史的角度来研究艺术史。

在传统艺术批评时代,少数艺术批评家形成艺术批评的圈子,形成艺术理论和艺术观念,并引领艺术界。新媒介艺术时代,艺术批评家变得大众化、普罗化、碎片化。祁林认为,即使我们面对海量信息和大量意见,也仍然需要追求深度的、能够引导人们思考更深层次精神和思维的艺术批评作品。目前可以遴选出能够媲美传统艺术批评佳作的新媒介美学巨作的机制还没有形成。

责任编辑:常畅

Loading

订阅

新闻邮件

欢迎订阅中国社会科学新闻邮件产品

注册为会员可免费享受更多新闻邮件

报刊
  • 中国社会科学报
  • 中国社会科学
  • 《历史研究》
  • 《中国社会科学英文版》
  • 《国际社会科学杂志》
  • 《中国社会科学文摘》